本报记者 吕方锐 汕头报道 为建苏宁任性贷融易套设汕头市潮南区重点项目的美莱顺内衣城

2018-01-06 01:43栏目:投资

2015年钟明贤方面委托评价公司对美莱顺内衣城的估值为4.8亿。据此标准,算上土地贬值,2016年其估值或超过6亿。

为核实上述信息,记者找到了现任潮阳农信社主任的林某办公室。林某和多位农信社工作人员向记者示意,钟明贤方面长久以来存在借款不还的行为,此次判决公正合法。对于融合投资是其股东的说法,林某示意,多年之前融合投资就不是农信社股东了,同时农信社股东多达两千多位,他们不能够逐一意识。这一信息与天眼查显示的工商注销信息不符。

潮阳农信社的法定代表人是肖希宁,肖希宁的弟弟名叫肖希武。天眼查显示,融业担保的股东林某,与肖希武合办了汕头市元盛贸易有限公司。林某同时是潮阳农信社股东融合投资的龙湖分公司担任人,只不过近年融合投资龙湖分公司已经工商登记。

依照2011年融业担保委托评价公司对美莱顺内衣城的评价,当时美莱顺内衣城尚未建成,估值已达到3.04亿。到了2015年拍卖时,法院委托评价公司对已建成的美莱顺内衣城估值仅2.5亿元。4年间树立实现且土地贬值,估值反而少了数千万。愈加隐晦的是,美莱顺内衣城在拍卖中遭逢3次流拍,最终在2016年仅以1.8亿的价钱卖给汕头市胜腾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胜腾公司”)。

抵押疑造假,资产疑贱卖

借款合同签署后的前18个月,钟明贤方面和融业担保相安无事,美莱顺内衣城也顺利完工并招商。但之后,融业担保又与钟明贤方面签署了一份《补充协定》,推翻了之前4000万的自用承诺。

因此,融业担保要求上述4000万的还款还息及抵押,全副由钟明贤方面担任。

只管这笔钱来自潮阳农信社,但融业担保仍要以“资金占用费”为名收取利息。其中4550万,每月“资金占用费”是1.5%,另外4450万的“资金占用费”是2%。

钟明贤示意,1.8亿甚至无余以偿还潮阳农信社1.3亿贷款及利息。

不同之处在于,融业担保要求钟明贤方面首先依照1%的月息支付三个月的资金占用费。融业担保还要另外收取每月0.8%的“融资担保费用”,按18个月计算,分2次收取,钟明贤方面需求首先交纳9个月的“融资担保费用”。

之后融业担保提出,将贷款金额提高至1.3亿,多出的4000万由融业担保本人提供抵押物,并累赘利息和还款,钟明贤仍可取得9000万利用。

对此,广东省农信社曾专门出具了贷款报备反馈意见。意见中明白示意,单户贷款占到了潮阳农信社资本净额的29.3%,不符合银监部门规定。

潮阳农信社在这笔贷款中,终究扮演了什么角色呢?

此事象征深长之处还在于,银行贷款与高利贷之间,或许仅仅是一线之隔。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考查发现,融业担保老板吴旭东,同时是潮阳农信社股东;融业担保的股东林某,和潮阳农信社法定代表人的弟弟在合开公司。最后钟明贤约6亿资产受到潮阳农信社1.8亿贱卖,而买家又与潮阳农信社无关联。

(原题目:高利贷公司入股农信社? 汕头商人贷款遭“黑白双杀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