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出20名疑花呗融易套似骨干

2018-01-04 02:48栏目:曝光

拉了18名亲友入伙“经理”觉悟告发“老总

民警抓获的传销人员中,不少是年轻人,其中年轻女子卢某来自广东东莞,出生于1995年。

民警将传销人员带离小区时,一位路过的大妈叹道:“这些伢真是傻!天上怎样会掉馅饼,要是有这么容易赚钱的好事,还轮失去你们吗,咱们早就搞了。”

昨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追随民警查了5个传销窝点,在查获的大量传销材料中,有两本“老总”笔记,记载了传销人员职务、班次、籍贯、年龄、电话、善于、职业等信息。比如,“老总管”兼“自律总管”范某,四川人,27岁,服装老板,也从事物业治理,善于“处理成绩、开心门、新人启动、生命线”;“自律配合”魏某善于“掌管主讲、串家门”;“才能正班”刘某是理发店老板,善于“掌管主讲、搞氛围、跟进”;“家长”张某是餐饮面馆老板,善于“促成、激励造梦”等。

楚天都市报全媒体记者叶文波、李月媛、杨凝寒、通信员刘桑萍、李立铭、罗维舟、摄影:记者魏铼

原来,最初是张某的妹妹、妹夫退出了传销,将张某的父亲拉了出去,父亲又把母亲拉了出去,花呗,母亲又将张某拉了出去。传销团伙坑骗的幌子是“1040机密工程”,入伙需交6.98万元,基本义务是发展3名下线,下线人数达到肯定规模即可提升为“老总”,每月领工资,拿满1040万元便可“功成身退”。

洪山警方前、昨两天共追查240个窝点,抓获422名传销人员,挖出20名疑似骨干。

昨日,天气炎热,20组执法人员分头出发。上午9时30分,楚天都市报记者追随北港派出所民警王珊离开一还建小区。快到8栋2单元时,3个小伙子进去,坐在水泥花坛边晒太阳。“这几个人很可疑,年轻人不上班,大热天还在楼下晒太阳,他们多半是传销人员,看到警方举动下楼避风头。”王珊说。

在本报直播过程中,民警王珊向宽广读者引见了传销的特点:“传销分南北两大类别,北派传销,人员集体居住、集体流动,他们以招聘员工、网络交友等模式,把人骗到传销组织,用言语或肢体暴力要挟、监督受害人,控制人身自由和手机。南派传销,不控制人身自由和手机,以家庭为单位居住,以串门的模式一对一洗脑,青睐谈梦想。”

经查身份证,3人都是江苏人,他们自称“过来找工作”“来找冤家的”。民警将3人带上楼,离开他们租的房间,果然查获了大量记录有传销内容的笔记本、讲义稿、心得体会。在其余楼栋下方,民警也查获了多名下楼晒太阳的传销人员。

看到民警举动,小区里的居民55岁的甘师傅走过来,对着楚天都市报的直播镜头讲了起来:“这是打传销吧,打得好!楼房里住了很多陌生年轻人,这些人从不与他人打招呼,出出进进都很奥秘,还在房间内喊口号。我住在5楼,每次等电梯要等半个小时。”

“老总”笔记被查获 有人特长是“造梦”

罗某在派出所交代,2013年11月,他从四川宜宾离开武汉搞传销,已升至“老总”级别,任性付,共发展下线37人,经过搜刮下线钱财非法获利40多万元,其中36万元用于购买奔驰轿车,其他钱财挥霍一空。

挖出20名疑花呗融易套似骨干

昨日,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出动百余警力,联结工商、质监、房管、街道等部门,在南湖地区集中打传销,共追查80个窝点,抓获191名传销人员。楚天都市报记者随警直击全程直播,截至22日晚上10点,花呗,观看人数超过57万人次,创楚天都市报民间头条号单个直播视频最高纪录。

王珊说:“这些年轻人,有的是盼望赚钱被骗,有的则是好逸恶劳。”

22日清晨1时46分,洪山区公安分局北港派出所接警,有人传销被骗。民警迅速将正在一家茶社内谈事的10人控制,报警人张某也在其中,另几人是张某的亲戚,他们把“老总”罗某约进去,交给了警方。

从去年8月份至今,张某先后间接、直接发展了18名下线,包括前妻、三叔、三叔的儿子等人,每人都交了6.98万元。张某从中提成6000元、3000元不等,职务也稳步上升,成了“经理”。但张某看穿了传销,“所谓的机密工程都是虚拟的,是骗局,一个始终骗亲友钱财的恶性循环。”于是他和亲戚们信念完结这场噩梦,约出“老总”罗某,打了报警电话。

有人善于“掌管主讲”,有人善于“串家门”,还有人善于“激励造梦”“搞氛围”……这就是洪山警方昨日从传销窝点查获的传销“老总”的人员分工信息。

大热天下楼晒太阳 一查都是传销人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