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细节|别样红叶:在香港向山进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2019-04-08 16:40栏目:电商

2018年的最后一天,我踏上了访港的行程。不是去灯光璀璨的维港看绚丽的烟火,而是反其道而行之,用双脚深入山野,发现香港的另一面。

这样的行程对多数人不具吸引力。最后成行的只有我和另一位男性友人一肥一痩两宅。也好,人少方便行动,知己亦可在郊野畅谈无忌。

行程自元朗开始,吃过午饭并作补给后,搭乘68A线,在屯门转车站下车,即可抵达路线起点大榄。在元朗留了个心眼,专门挑游客很少去的非连锁店铺,并留意了一下物价,结论是品牌溢价很明显。

城市细节|别样红叶:在香港向山进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在朗屏站天桥上所见的楼底商铺,最右侧的品牌便利店比左边相邻的杂货铺,饮料平均贵1元以上;后者只收港币现金。

城市细节|别样红叶:在香港向山进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朗屏邨二楼平台的一家药行,虽说叫药行(药房),但店门口堆放供销售的是卷纸等日用品;一月在北角购买药油和成人奶粉等总价300元的4样商品,总共比大型连锁店省40元以上。

城市细节|别样红叶:在香港向山进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朗屏邨二楼的街市,环境明显经过翻新装修,香港本地舆论对管理街市的垄断公司领展多有租金方面的不满。

城市细节|别样红叶:在香港向山进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朗屏邨公共交通交汇处(巴士总站)外,左侧的安全岛明显是后加上去的,形成一个零高差的无障碍过街通道。

城市细节|别样红叶:在香港向山进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标明禁止吸烟具体范围的铭牌。

城市细节|别样红叶:在香港向山进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右侧的九巴68A线车头线路牌显示重要换乘节点屯门公路转车站,左侧的港铁巴士K66则是回程要坐的线路。

驶过建筑低矮、行人稀少的元朗乡郊,告别并行的轻铁之后,进入屯门。公路一带建筑密集,居民众多,所以经过屯门市镇这一段,看起来是打算整个用隔音屏障封闭成“地上隧道”。香港快速公路常见的隔音屏,动辄高五六米,顶部往往向路中伸出一段檐棚。

城市细节|别样红叶:在香港向山进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喷绘布形式的临时路牌和照明,下方路牌拆除原因是,屯门市区一段公路在进行全封闭隔音屏障的建设。可以看到,桥梁前后方是不同完成阶段的支撑结构。

城市细节|别样红叶:在香港向山进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在车上拍摄的“波板糖”状站牌。日间经西隧往港岛的9字头线路都以绿底白字标出,960即意味着都是屯门往港岛线路。

离开隔音屏障,重见天日之后不到几分钟,就抵达屯门公路转车站下客站。香港的大型转车站普遍采取上下客区域分置的设计,巴士在共用落客站下客完毕后,向前驶至线路对应上客位置。尽管此种设计占用土地较多,但乘客在站台行走方向一致,有利于秩序和安全、站台运用效率。而上客位置依照各线路离开此站后走向分组,相近者使用同一位置,排队乘客无需顾虑张望和移动,也变相减少了同一路径的候车时间。

城市细节|别样红叶:在香港向山进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抵达屯门公路转车站。

香港的大型巴士转乘站,一般设置在穿山/海底隧道收费广场等多条线路密集的咽喉要道,配合最高次程全免的八达通换乘优惠,达到类似城市轨道交通在节点重新分配客流的作用。同时,部分客流较少的出行路径,可以通过在频率更高的线路之间换乘,缩短总行程时间,而运营商也免去经营低客流大间隔线路的负担,保留的线路也可较直接地扩大服务范围。一河之隔的深圳,其被山丘分割的组团形态与香港相似,更因特区管理线的存在,造就了特殊的交通咽喉“二线关”,却在形式上“关内外一体化”的指导思想下,拆除原有检查站设施的同时,不断弱化甚至废除关口的公共交通功能。

城市细节|别样红叶:在香港向山进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屯门公路转车站候车亭内的候车位置指示,左侧C站台61M行驶青山公路,专门绕入本站以实现和“快线”屯门公路的同台换乘。青山公路一侧的站台编号故意采用了字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