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距离|晒晒我家老照片 · 独家记忆:岁月如梭到底是怎么回事?

2019-10-09 19:38栏目:观点

原题目:邻距离|晒晒我家老照片 · 独家记忆:岁月如梭,那是你独有的烟火

  70年纪月如歌, 70年青春有你,70年砥砺奋进。

  70年来,中国获得了让全世界另眼相看的平凡成就,让全球见证了中国力气,让历史见证了中国奇迹。

  今年年终,本报推出《晒晒我家老照片》栏目,一张老照片,几百字,外加一段短视频,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。这个小小的栏目,引发不小的反响,,很多读者拿出珍藏的老照片,回忆过往,赞赏国家70年的剧变、时代的进步和人民的幸福生存。

  流动展开至今,咱们共收到读者发来的数百张老照片。这些老照片,以小见大,是几代人的青春记忆,更是平凡祖国富强、人民幸福的最好见证,每个人都深感自豪。

  《新民晚报》推出“晒晒我家老照片”国庆报道,分时尚一族、时代变迁、家有丧事、独家记忆四个专题推出,今天为“独家记忆”篇。

邻距离|晒晒我家老照片 · 独家记忆:岁月如梭到底是怎样回事?

  70年蓦然回首,日子里那些斑斓的光影,都是独有的烟火。

  拿着停刊后的《新民晚报》时的激动心境,

  回忆过往,在照片中重温弄堂里的旧光阴,

  在淀山湖里游泳,孩子开心的愁容,

  控江中学前,青涩的脸孔,等待的眼神,满是对未来的神往。

  这些难忘的曾经的片段,都是每个人生命里的独家记忆。

  有时分,一个人,一份报,一张合影,就是暖和。

邻距离|晒晒我家老照片 · 独家记忆:岁月如梭到底是怎样回事?

图说:马蒋荣1981年为儿子拍摄的刷牙照 采访对象供图(下同)

弄堂里的旧光阴

  口述者:马蒋荣

  我叫马蒋荣,照片上拿着牙刷的小孩是我儿子。这张照片是1981年2月,我在裕德路潘家宅老屋门前为他拍的。当时他两岁还不到,围着肚兜,衣着厚厚的棉袄棉裤。

  印象中那天早上,我儿子看到小孩儿在刷牙,就从家里拿了搪瓷杯子和牙刷也要学样。他奶奶怕他糜费水,又怕他在刷牙时把生水喝上来,就给他小半杯温开水。谁知他拿了杯子、牙刷就往天井南面走去,预备像小孩儿一样到那里刷牙。

  这可吓坏了他奶奶,由于地面很滑,还有青苔,小孩走下来很容易摔倒。而且那里还有一口井,井口高出地面只要40厘米,一不小心那可是要闯大祸的。于是他奶奶一边大呼小叫,一边走上前把孙子“抓”回来,拿了一个面盆放在家门口,让孙子蹲在地上刷牙。我看到儿子刷牙的样子十分可恶,连忙拿起相机对着他,拍下这张珍贵的照片。

  我从小就住在弄堂里,老房子又矮又小,极其粗陋。如今,我家早已住进了三房两厅两卫有电梯的商品房,生存各方面都发生了渺小变化。现在享用天伦之乐的我,每次看到生存在弄堂里的老照片,就会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以前的艰苦日子,也愈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存!

邻距离|晒晒我家老照片 · 独家记忆:岁月如梭到底是怎样回事?

图说:娃娃静止员们在淀山湖里游泳

淀山湖里游泳的娃娃静止员们

  口述者:胡茯苓

  我叫胡茯苓,照片里我女儿正在淀山湖里和其余小冤家一同游泳,在最后一位教练正后方露脸的女孩就是我女儿,那时她才6岁。还正在上幼儿园的孩子们被几位游泳健将们围绕。这可不是在游泳池,而是湖面开阔波光荡漾的淀山湖,不远的中央还有几艘渔船。

  那年,我女儿正上幼儿园,家长会上,园长对家长们说,“游泳要从娃娃抓起”,区体校要从幼儿园招收小冤家加入游泳训练班。我年轻的时分加入过跳水训练,女儿一定遗传我的基因,所以我为女儿全力争取。

  娃娃游泳训练班的工夫是从晚上6点半末尾,大约两个小时。那时全上海的体育场馆也不多,南郊区的斜桥游泳池算是设备好的了,有一个较量池和一个娃娃池。

  几个月的训练后,娃娃们就已经能像小鸭子一样在泳池里扑腾了。为造就和锻炼娃娃们的耐力和体力,这年的7月16日,教练和家长们带着第一批学游泳的娃娃静止员去了淀山湖游泳。我特别带了相机,为他们拍照,还带了巧克力为孩子们补充体力。

  进小学后,我女儿就成了专业游泳静止员,曾屡次取得全国少儿游泳较量200米蛙泳冠军。现在,照片上的孩子都五十岁了,不久前他们还聚过一次。

  当年的这个机会,扭转了孩子们的人生。

邻距离|晒晒我家老照片 · 独家记忆:岁月如梭到底是怎样回事?

图说:刘翔在浏览《新民晚报》

浏览《新民晚报》是最好的外型

  口述者:刘翔

  这张照片是上个世纪80年代拍的,照片上拿着《新民晚报》的人是我,我叫刘翔。那时我刚刚加入工作,在多伦路48号虹口区副食品公司财务科工作。那时《新民晚报》停刊已经有一阵子了,每天下午我都会到单位左近的报亭买一张晚报来读,就像是知己重逢那般亲切。同事见我如此痴迷,便给我拍下了这张照片留作纪念。

  这张照片我没有刻意摆出什么外型,就是拿起报纸读文章,没想到看下来显得顺便肉体,脸上还带着笑意。这当中还有一个小机密,其实我有近视,那天我是戴着隐形眼镜读晚报,兴许这就是我最好的外型吧。

  我把照片拿回家给父母看,他们很艳羡,说本人也是晚报读者,怎样没有人给他们也拍一张。起初家里有了相机,老人的希望很快就完成了,我帮他们拍下了在躺椅上和床上读报的瞬间。

  我对《新民晚报》的感情十分深,从小就青睐读。还记得读小学时,由于家里经济条件有限,学校的阅报栏就成了我读报的好去处,常常到天色很暗了才回家,晚饭时候还会和父母探讨报纸上读到的故事。加入工作当前,《新民晚报》上登载的内容更成了同事间聊天的信息起源。我还顺便青睐看夜光杯,起初我末尾钻研这个栏目标写法,本人末尾尝试写作并给晚报投稿。目前我已经有很多篇文章在晚报上登载了,既激动又快乐。

  今年是《新民晚报》创刊90周年,咱们家看晚报的历史也有30余载,我看着晚报的变化,也从晚报上读到了国家发展的突飞猛进。

邻距离|晒晒我家老照片 · 独家记忆:岁月如梭到底是怎样回事?

图说:高考后的合影

1982年的高中毕业照

  口述者:夏伟

  这张照片拍摄于1982年夏天高考完结后。照片右二就是我,夏伟。左二是我的好友、文科班同窗乐建强,其他几位是理科班的同窗。咱们相约回母校控江中学探访教员,才有了这张照片。

  那时分的高考,称得上是万人挤一座“独木桥”。我的总分是408分,以超过8分的问题进入复旦历史系,乐建强也考取了复旦大学,理科班的同窗们也分别考入交大和其余高校。

  那时,大家普遍穿的都是白衬衫。我为了这次留影,特意穿了一件T恤衫。我和乐建强还一人戴了一只手表。我的手表是上海牌,要一两百块钱,是父亲换新表时留给我戴的。我父亲工资算高了,可也不过一个月五十多。老上海人都知道,那时一只上海牌手表,可算得上朴素品。我往常舍不得戴进去,碰一下都会心疼。但拍照那天,我就肯定要戴着。

  1982年的上海高考生们被分为两批。我记得市重点学校是按两年制读,区重点则试点三年高中制。咱们那届是最后一届高中两年制毕业生。两年的高中学习生存,略显匆匆。相遇在高中的咱们,留下这张宝贵的合影。

  1982年高考时,理工科是抢手。问题最好的同窗,更向往理工科,进入科研畛域。这就是1982年的上海先生——考大学、考上海的大学、考上海的理工科大学。但对我而言,文科班的学习也是充满着乐趣。那时,考上大学的确是不容易的。现在大学早已普及。可是无论在什么时分,对每一位学子而言,大学都是人活路上重要的一步。

邻距离|晒晒我家老照片 · 独家记忆:岁月如梭到底是怎样回事?

图说:小俞为第一次穿法官制服的葛乃余留影

第一次穿上法官制服

  口述者:葛乃余

  “刚发了制服,葛乃余,我给你拍一张。”青睐摄影的同事小俞给我按下了快门。

  照片拍摄于上世纪80年代。那天,我在福州路209号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办公室,窗外天已经暗了上去。由于是穿新制服拍照,我特别在办公室里戴起了帽子,帽子上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,严肃而英武。新制服肩上的天平是上海市高院同事们心目中偏心正义的意味。在此之前,咱们都还没有专门的制服。

  我身后的黄杨盆栽,是从家里带来的。由于我往常就喜好园艺,所以第一次穿制服的时分,岳父母就安排劳动日去上海植物园游玩。坐上公交,在徐家汇换乘,我身边就聚集了不少围观市民。我从他们的目光里,看到了赞许和惊喜,毕竟这可是新中国第一套法官制服,很多人都没怎样见过。衣着这身新制服上街亮相,我本人心境愉悦,感遭到了对国家司法的自信、大家对法官的尊重。

邻距离|晒晒我家老照片 · 独家记忆:岁月如梭到底是怎样回事?

图说:李明远(右)与长跑喜好者合影

父亲的长跑人生

  口述者:李木子

  我叫李木子,照片上右边的人是我的父亲李明远,他今年101岁了,跑步史已有60多年。这张照片拍于1980年,照片上的他刚刚跑完步,披着大衣,愁容满面,正搀扶着一位上了年岁的老大哥。那年我父亲62岁,是他退休的第二年。

  由于青睐跑步,父亲和一些来自虹口、杨浦的跑友组建了一支老年长跑队。这支队伍中最年长的72岁,最年轻的有50多岁。有一次,他们相约从虹口体育场跑到安亭。两地大概有34公里的距离,比半马还要长。跑完后,父亲还很有肉体,他看同行的大哥有点体力不支,连忙上前搀扶他。其余跑友看到这个场景觉得顺便难受,连忙拿起相机拍照,留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。

  我曾问父亲,照片上看,你如同很轻松的样子,你刚跑完不累吗?父亲笑着说:“怎样会不累呢,只是那时分拍张照片很不容易,再怎样累也得对着镜头笑一笑。”

  以前,父亲每天早上都要到鲁迅公园跑完6公里,然后再去上班。到了周末,他便和一群老冤家在虹口体育场和五角场之间跑个来回。那时的马路大都是弹硌路、煤渣路,跑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,一不小心就会崴脚。

  父亲说,如今城市疾速发展,跑步的条件真是太好了,黄浦江旁有业余的塑胶跑道,很多小区里专门设了健身道,在家门口就能跑步了。

邻距离|晒晒我家老照片 · 独家记忆:岁月如梭到底是怎样回事?

图说:1979年陈日旭在较量场馆前

目睹杨官璘“大意失荆州”

  口述者:陈日旭

  这张照片拍摄于1979年春天,照片上的人是我,陈日旭。我身后的建筑是苏州体育馆,挂着的横幅上写着“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届静止会棋类预赛”,我手上还拿着赛会刚发的较量次序册。

  那届较量我负责了中国象棋材料组担任人,其中一项工作就是记载较量对局。较量在下午举办,每天晚上我要和材料组4位同志一同,连夜将当天的对局刻钢板。第二天上午将分发着油墨香的较量对局记载散发给各省队。

  预赛一共下了数百盘棋,但有一盘棋至今让我难忘,就是人称“魔叔”的广东队杨官璘,输给青海队张录那盘棋。享有“南粤棋王”佳誉的杨官璘,棋艺风格稳健老辣,普通棋手不要说赢他,就算求一盘和棋,也是很凶猛了。

  下这盘棋的那天上午,杨官璘兴冲冲夹着小包,逛观前街去了,没有细看材料组公布的上一轮对局记载。偏巧下午对阵张录时,张录下了记载里的一个新套路,杨官璘深陷其陷阱,不能自拔。当时我看到杨官璘头上直冒冷汗,久久无奈落子。在观者如堵的情况下,最终他无法认输。较量完结他已瘫坐在座位上,连站起来都有艰巨,还是同队的蔡福如将他扶起,分开赛场。这盘棋成了当时赛会一大旧事,谁也没想到小名鼎鼎的杨官璘会这样输棋。

  如今全国赛棋手对弈时,工作人员将每一步棋同步输入电脑,上传到网上,又快又准确,也不用像以前那样辛辛劳苦连夜刻钢板了。

  文字整顿 庄琦欣 蔡骏 林德瑛 包琴娜 王军 张泽茜

我要爆料

联络电话:021-22899999